那就复杂多了

我刚过生日,又长了一岁,思想应该更精进一些,否则枉费一年来吃的米饭。

我念大学的时候,碰到很多不同成长背景,不同教育源流的学生。有一次到图书馆听音乐,我带了自己的卡带,是敦煌舞剧《丝路花雨》的配乐。有一个系里男同学靠过来,也想听我的音乐。

敦煌舞剧《丝路花雨》,中华和谐文化网

同学是国小背景的,没有学过华文。我对有双刘烨似眼睛的他说,“是中国华乐叻,你会喜欢么?”他说没关系,“我会喜欢的。”

那我就把另一副听筒交给他,我们俩插进同个播音机。当我听得如痴如醉的时候,转头一看,刘烨已经在打鼾了。

大学那个环境里,很多人找到他们的终身伴侣。因为大学是融合不同种族不同阶级的场合,有些人选的伴侣就不一定跟自己是同样背景的。邱彼得射箭的时候,有谁能拦住呢?

我也是在那里碰到从没见过的男生,几年后顺利拉埋天窗。

在校园碰到西海岸、东马、北马、南马、讲英文的、印裔、马来人,林林种种,我还跟几位土生华人的后代相处好得很。除了跟马来人主要讲国语,跟其他非华校背景的都说英语。印裔的英语比像我一样华校背景的学生好很多。

因为年轻浪漫又有理想,成见还没根深蒂固,除了华校生、马来人比较喜欢搞自家小圈圈,基本上同学们交流不错。

在大学礼堂搞文艺表演的时候,也有机会看见印裔同学在做印度色彩的节目。有个印度男同学,负责画大幅背景,七彩缤纷熠熠生辉,画得十分好。他有时在一旁看我排练我的《反弹琵琶》,见面多了也攀谈起来。

当时我排练的是佛教学会的节目,是个舞剧,印度同学觉得我们之间有共识的地方。后来我才知道佛教与印度教渊源深厚,原来人家比我有学识多了。

《反弹琵琶》--北京舞蹈学院。

不知怎地,结婚多年后,碰到家乡里的一位华社前辈,还一直以为我嫁的是印度人。当年要注册时,没有预约,民间注册官不肯当下额外排期给我。可是我的丈夫远来,隔天就要赶回去,逼不得已找了旧识帮忙,他又联络了华社前辈做说客,终于说动注册官从股票行,移身到会馆给我们注册。这事只在电话中摆平,前辈没见到我丈夫,我这张脸皮还值几两重。

我想啊,我们的社会那么多元,如果一个‘不小心’,真的让我嫁给印度人,开始混血家庭,那么我们会用什么语言当第一语言?或是当年不谙华语的刘烨或LionelHoward感动了我,我们走在一起,我们的家庭又会选什么语言当第一语言?首先夫妻俩要沟通时,用什么语言?生下的孩子该学什么语言?

RPK The GreatRaja Petra)有次开玩笑写,如果要解决我国的种族纷争,一种彻底的方法就是禁止同族通婚,关闭所有国民型学校,全部国民上一种学校。当然首先是废除政经教,土族特权或优先,解除信仰藩篱。就不同种族只能跟另一个种族成亲,制造更多混血儿,打散血缘的纯正。你泥中有我,我泥中有你乎?

当然有些沙文主义的人,还是会认为,嘿,女方需要跟从男方的!需要从丈夫姓、讲丈夫的话、学夫家的文化和生活起居习惯。可是在现代社会,开始尊重女性,不少妻子可不同意这些霸权,女性还是想保留原生家庭的文化,并留给下一代。

那么就复杂多了。然,有什么基本准则是可以遵行的吗?

Comments

  1. 馬來西亞真是一個複雜又有趣的社會。

    ReplyDelete
  2. 太复杂了,很多不必要的包袱统统弃掉,一切简单化,以人为本。。。。抱歉,我是一个简单的人,想的也太简单了~:)

    ReplyDelete
  3. M姨扮傻装呆真钝,以为那个男同学要听音乐?男生要亲近女生的理由可以千万条。。。。

    小小声问一下,那个假假打鼾的男生随后有没有假假把头靠在M姨的肩上?

    鸡婆的阿包

    ReplyDelete
  4. 鸡婆的阿包,
    阿包是老狐狸。披着鸡毛的狐狸。

    普普叔叔,
    我同意!简单地看事情,不要天大的包袱!以爱为归,互相尊重、互相体谅。

    汉栋老师,
    这么复杂又有趣,但是我们之间好多人都爱钻牛角尖呢。

    ReplyDelete

Post a Comment

有话您说,我听着: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网络课和同学

原来像桃姐

身份问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