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位的老大

(上海吴江路)需要放弃多少纯真,学习多少世故,才能安全地存活在这个社会?


还是车厢里的故事,这次是轻快铁。

从上海世博区搭轻快铁出来,已经晚上八点。入夜后的世博区,人潮散去,列车里不挤,可我们一行十一个人,有老有小,不是每个人都有位子坐。

过了两站,终于有位子坐,车厢里仅剩我们一伙。大家美美地互相对坐,喜不自胜,从早逛到晚,毕竟累了。

远远的从右方慢慢踱来一个当地老妇人,她借助扶把,巍巍颠颠地拖着脚步来,好像随时会跌倒。

她经过一两位乘客,他们不理她;虽然位子多得很,她还是踱过来我们这边。蹒跚着脚步,她终于抓住扶把,停在我们的前面。

我们之间有人假寝、有人装看不见、有人呆呆看着她。她我分明,波澜不惊。

这时老大迟疑地站起来,一脸难为情的笑容,又带点想领功的表情,他向老妇人表示,让位子给她坐,没察觉她畏畏缩缩伸出的手心,轻轻上下摇动。

两个表哥、表姐还是陶醉在禅坐中,姑姑姑丈祖父祖母无言瞪着,我则迟两分钟后才搞清事情(脑细胞联结太差),正想开口告诉老大:“嘿,错了,她是要点钱,不是没位子。”

我料想不到他的热忱冲掉了常识,从心到行动的短跑快过从脑到行动的马拉松。

老大突然也明白自己摆了乌龙,更难为情了,期期艾艾地移回座位,满脸羞愧---他本想当英雄的。另外,他兜里一分钱也没有,没有马币也没有人民币,下台时踩个空。

老大的爸适时拿出一点散钱,放在老幺的掌心,吩咐他交到老妇人手中。老幺一个箭步移到老婆婆的面前,倒钱入她的掌心,“咻”又回到爸爸身边,喜滋滋地享受大人赞赏的眼波,转移了大伙的视线。

老妇人握着扶把继续摇摇摆摆迈前,我对着她褴褛的背影发愣,却忘了在最好的时机,该向老大说点什么。

那时老大十三岁,中国对他来说很陌生。轻快铁里是禁止行乞的。

后来老大多了自己行动的机会之后,一点一点地学会了身为“新山人”,对于街边乞讨、兜售的人保持适当的冷漠。


尴尬的事常发生在他身上。



p.s.佛山发生小悦悦的意外,叫人反思,我们该怎么教导孩子啊。

Comments

  1. 我以前也很热情,看到伸出手的人都会掏一下口袋。久而久之,我学会了选择性的掏。这些都是要时间慢慢的去学,慢慢的说服自己某些时候应该冷漠~

    ReplyDelete
  2. 弹性处理,随机应变。像这种情况,首先让位做好事,发觉是要钱,也顾不了禁止行乞的条例,给一点钱还自己方便。

    一连串的世故,正好是教材。

    ReplyDelete
  3. 孩子表错情难免尴尬,其实如果爸爸能把零钱交给他,他会在众亲戚前自在些。你说是吗?

    ReplyDelete
  4. 非一凡,
    甭提他国,我们的地方,招摇撞骗的可怜人何其多。如何拿捏,在在是修炼。

    普普,
    禁止是对老婆婆而言的。我们是帮凶啊。
    我自己是觉得她那种摇摇摆摆的步伐,是装的。

    夫人,
    是呀,应该交给他,只是老大坐得比弟弟远,不靠近爸爸。

    ReplyDelete
  5. 老大乖,老大棒!老大将来的成就一定不可限量!

    修炼个什么?这原本就是个荒谬的世界,权力左右的世界。在特定的时空里,谁的权力大一点,谁就界定规范标准。


    FROM 愤世的阿包

    ReplyDelete
  6. 愤世的阿包,
    阿包请吐纳吐纳一百次。
    南无阿弥陀佛。

    ReplyDelete
  7. "修炼个什么?这原本就是个荒谬的世界,权力左右的世界。在特定的时空里,谁的权力大一点,谁就界定规范标准。"

    赞同!

    小悦悦那件事,我在youtube看了又看,心中也很愤惑为什么可以荒谬成这样子。媒体一直责怪那18个路人,可是回头想想,能怪谁?那些荒诞的事情不都是整个大环境制造出来的?

    好人被诬赖的欺诈手法在我们这儿毕竟还算少数,所以我们会认为碰到这样的情况我们不可能不救,但是如果我们就是那个大环境的人民呢?一切就未必是理所当然了。世界上也没有理所当然的事,不是吗?

    ReplyDelete
  8. 小桥,
    我不知道。
    最近读了白蛇传,讲前生今世来生,五百年修炼。从传统中国人的思维,或信仰角度出发,能解释吗?
    嘴巴骂别人很容易,事后孔明很简单,自个儿碰到时,又是另一回事的。

    ReplyDelete

Post a Comment

有话您说,我听着: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网络课和同学

原来像桃姐

巴厘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