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其道而行

我丈夫的堂妹,澳洲留学归来,在新加坡当幼教老师几年后,最近改在当地小学当临教,打算申请正式教师。她丈夫也是大马人,在新加坡上班,两人短期内应该不会回来发展。

她刚生了一个女儿,娃娃两只眼睛黑溜溜,可爱得不得了。当了几年的新加坡老师,堂妹有所感触。

她做了一个决定,打算迟点孩子要上学时,搬到新山来,夫妻俩照旧越过长堤去上班,女儿则留在新山受教育,上华校。

目前的趋势是,新山的华裔把孩子越堤送到新加坡学校受教育,电视《前线追踪》曾经做过这个专题。小朋友天天早起赶校车,凌晨三点半就该醒了。本来主要是比较靠近关卡的市中心,现在已经扩展到郊区的家庭,也把孩子送‘出国’念中小学,可见小孩通勤的时间多壮观。

《前线追踪》访问这类家长,有一个妈妈这样说:“我本身吃亏就是英语不灵光,碰到外国人完全无法沟通。让孩子在新加坡上英语教育,希望他们不要重蹈覆撤。”自从七十年代马来主义坐大开始,我国学校的英文教育水准是江河日下。

另一个妈妈则这样说:“如果孩子成绩很好,不一定成功申请到奖学金,也不一定能申请到心仪的科系。每一年大马的学子都要上演同一出苦情戏,这么多年了,有改善吗?在新加坡,只要成绩好,政府一定给奖学金,不用考虑肤色优先;如果申请不到,是因为成绩输人,也心服口服。”一针见血,她要求的是服气。

孔雀的美丽羽毛。

既然堂妹一家已经住在新加坡了,为什么要反其道而行?

堂妹就工作场合所见,有几个心得,逼得她认真考虑:

1.新加坡长大的孩子已经不重视华族的传统文化,他们比大马华裔小孩国际化,但不喜欢自己的血缘文化,觉得那些‘东西’老土。当然包括学习华文。

2.她本身是巴生独中生,受过三语的训练,自由游走在马来语、英语和华语,比较起其他新加坡人,享受多一些实际的好处、方便。不仅是工作上,和其他族群沟通交流,对方更友善。

3.新加坡大都会的环境,物质潮流的追求,比大马厉害。小小孩开始讲名牌,比拼穿戴,失去朴素的品格,染上浮夸的恶习。(有人说吉隆坡的小孩也是啊。)

那是她在当地小朋友之间见到的趋势,目前她心中的天枰吃重的是这一方。

我想,如果是收入阶层更高的专业人士,可能看法又不一样了。

任何美丽都有相反的一面。

Comments

  1. 反其道而行是对的,因为相信这里还有可取之处,不至于一文不值。

    我只有一个简单的理由就可以反其道而行,不需要大道理,怎么忍心让孩子起早摸黑去上学,这不是人过的生活。

    by the way,不要告诉我那些可歌可泣成功的例子,我的快乐不是来自这个圈子。

    ReplyDelete
  2. 为什么M姨拿火鸡的屁股面向阿包?

    曾经在什么地方读过这样一道问题:“究竟是什么因素让民族得以继续延续?”

    答案是:“民族优越感!”

    尽管百余年前以色列人惨遭种族灭门活动,依然可以在美国科技商业领域异军突起,靠的是民族优越感,而希伯来文也继续沿用!

    ReplyDelete
  3. 逆道而行,的确令人意外,这位母亲把未来都看得透彻。

    ReplyDelete
  4. 没有说谁对谁错,或谁的决定比较好
    是看站在什么位置角度上看环境
    给我的话,我也要让孩子上华小呢

    ReplyDelete
  5. 阿包敬老尊贤,点歌给M姨。。。

    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6hSdf7qHUL4

    ReplyDelete
  6. 這篇文章,不管照片或者是內容,都如此輕易勾起我們面對的辛酸。但是,學語文,尤其是自己的母語,對我而言,不該和利益掛鉤。

    我不是獨中生,但我比許多獨中生更愛華文。我沒上過中文系,但中文由始至終都是我的最愛。如果,每個人都一樣重利益,到最後,我們連自己的根都隨之連根拔起的話,我們,是否就是迷失的一群??

    ReplyDelete
  7. 有些父母認為"前途重要",有沒有受華文教育在其次。

    ReplyDelete
  8. M姨这篇博文引起感触、共鸣,快快把这股力量转换去鸟国阵了力量。。。M姨的部落客就从此可以吸引无数人潮liao...


    阿包 有礼

    ReplyDelete
  9. 刚从外地返家,大家珍贵的意见,我明天慢慢才回应。

    要特别感谢阿包,可能他知道我生日,所以献歌给我。
    我先有个疑问,阿包如果没有人兽恋的癖好,干嘛见到孔雀屁股就那么大反应?

    ReplyDelete
  10. 如果阿包可以被归纳为“人兽恋”的话,那么诸葛孔明就是进行“人兽交”了。

    M姨有没有发现,诸葛孔明闲来时,就拿着孔雀的屁股来摇揭把玩吗?如果还没发现,参考“孔明扇”的结构。。。

    http://www.google.com.my/search?hl=en&gs_is=1&cp=3&gs_id=23&xhr=t&q=%E5%AD%94%E6%98%8E%E6%89%87&rlz=1R2SKPB_enMY394&gs_sm=&gs_upl=&bav=on.2,or.r_gc.r_pw.,cf.osb&biw=1093&bih=494&bs=1&wrapid=tljp1322196555015019&um=1&ie=UTF-8&tbm=isch&source=og&sa=N&tab=wi


    无辜的 阿包

    ReplyDelete
  11. 晕~~~我以为周日每天补习到晚上、周末学棋琴书画已经是够可怜的了,怎么原来还有三点起床准备上学的呀?晕~~~

    by the way,那个屁股很有效果!

    ReplyDelete
  12. 其实写这一系列(好像很伟大的口气),我一直在思考,而且一路想一路写,当做整理思路,还没结束。
    像阿包所讲的种族优越感,我相信这里很多华人丝毫不缺乏,只是看比较的对象是何人?是土族?是外劳?还是另一国力较我们进步的人种?
    到底我们该谴责的是‘不能讲华语’,或‘轻视华文’?或是把‘学华文、学英文功利化’?叫人不禁问:“请问你灵性的语文是什么?”
    或者他会答,“跟神讲的话吗?是福建话啦!”呵呵。
    我想起《辣死你吗2.0》里,pete说的一套:“不要以为我不能讲华语,就不是华人。。。”听在耳里又好笑又吃味,他是用华语讲的。Pete是15Malaysia重要的推手,与雅思敏紧密合作,制作过很多大马色彩的影片。
    我们这里有学华文的方便,是先辈及前辈很努力的结果。华文承载丰富的人文知识道理哲学,博大精深,不亚于英文,既然方便已经有了,不肯好好利用,实在可惜。跟能不能配合中国崛起,倒是其次。

    ReplyDelete

Post a Comment

有话您说,我听着: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网络课和同学

原来像桃姐

身份问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