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去太平湖

太平湖更美丽,甭花大钱乘飞机老远去欧洲,靠近就有美景,媲美瑞士。

这些雨树老得不得了,弯弯的枝桠伸长到湖面上去,干嘛呢?是要喝水吗?准是树中有灵。
 不由得羡慕太平人,有这么一个抒情的地方。
这次不掌管相机,用手机拍而已。


看到枝桠低垂,仿佛很容易爬。技痒。

我问太平人潘医生,这些树可以爬的吗?他瞪大眼睛看我,思考几秒钟,说没有人做过。大约心里在想,新山人真是野蛮。难怪叫南蛮。
 没有万紫千红,单是绿,大片大片的脆绿,足已让人心醉。

Comments

  1. 0阿姨也有稚气的一面,听话,不要调皮,有些树不可以乱爬。

    ReplyDelete
  2. 嗯,就是听话,所以得以手脚完整回来,没有少一枝。

    ReplyDelete

Post a Comment

有话您说,我听着: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网络课和同学

原来像桃姐

身份问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