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筷母匙

长豆弟弟没到之前,就有人提问了。“那么你们一起吃饭的时候,不是需要注意,备好公筷母匙?”

突然多一个外人同桌吃饭,跟自小被打骂调度过的自家孩子,当然是180度的不同。何况是一个不同文化培育出的小大人。

咱们坐稳了就开动,不用先谢上帝念阿门。最厉害的是,寨主非常喜欢边吃饭边说话,嘴里咬嚼的食物未吞下,就急急发表伟论,咬过的米粒肉丝随时喷射到邻座。转头还见他一脸笑意,陶醉在自己得意的见解里。

当然我们从来没有克制,所以一家大小,咀嚼的时候,嘴巴总是不能密封,咔嚓咔嚓,颊齿余香,豪爽痛快。我们家亲戚,方圆几百里,大约都是这副模样。吃团年饭的时候,啥态都有,匙筷不够用,赤手上阵,总归一句,吃得香极了。

洋人可不是那样吃饭的。

孩子长那么大,家里从来没有讲求过公筷母匙,现在突然‘进步’,除了感觉突兀,少不了几分的做作。而且我打从开始,就秉着一个原则,应该是交换生来适应我们的家庭文化,而不是我们把他当贵宾招待。
长腿翘那样高, 可贺可喜, 入乡随俗了。

代表他得迁就我们的习惯,即使是‘不好’的习惯,就麻烦只眼闭好了。否则,厕所湿漉漉,马桶有黄迹,床底有杂物灰尘,书本霸占饭桌,狗毛头发四处飞。。。单是这些已令‘常人’抓狂。若无法忍受,如何长相厮守。

下午在副刊读到广邦写的《家有远来稀客》,巧搔到痒处,乐不可支,是同志也。

广邦家里的稀客(很难得才回家探亲的手足)远澳洲归来,是名大学医学教授,身份矜贵,久住洋洲,改了洋人习气,忘记乳臭时跟父母兄弟姐妹吃饭的模样。正是自持身份高崇,在母亲的饭桌上指指点点,批评起母亲特地准备的善意。

这个广邦倒也不是泛泛之辈,是从国外回归的大学医学院教授。所以挖苦的笔锋特尖锐,惹得我笑哈哈。“饭桌挤满各自的汤碗、蘸料蝶、装食物的个人空碟,结果餐桌上的地价,涨到比吉隆坡双子星塔的地价更贵。”---真是绝!(吃饱还得洗那么多盘盘碗碗,天天这番,真是晒气。)

幸亏长豆弟弟很放松。虽然他咀嚼时永远闭上嘴唇,他不会看着对面的嘴巴露出半点失措或鄙视。而且,他吃不完的食物,居然请寨主帮忙吃光,也没有忌讳口水不口水的问题。

哪天如果去到云南或东马,碰到原住民请喝酒,共用一根吸管一个瓮,那才厉害!


Comments

  1. 也许对长豆来说,也是一种解放,他在他的仪态世界里憋了很久。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maileng-maileng.blogspot.comAugust 12, 2013 at 4:04 PM

      是呀, 说不定, 在这里他觉得很解放。年龄也有关系, 更大一点也许就较难适应了。

      Delete
  2. 入乡随俗, 对呀!
    那篇家有远方稀客, 我也有读, 有趣, 有趣!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maileng_maileng.blogspot.comAugust 13, 2013 at 8:44 PM

      说是容易,真要做到,也不简单的。其实也该佩服他的。

      Delete

Post a Comment

有话您说,我听着: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网络课和同学

原来像桃姐

巴厘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