抱歉



我觉得很抱歉,长豆弟弟来没多久,几乎是抵达新山第二天,我就给他见识了我的国家血淋淋的疮疤。

对待外国人,自揭疮疤,实在是太羞耻了。然而,也是走避不及的事。我们就这么过着日子,千斤顶压下,苟且地匍伏前进,或没有前进,仅是原地蠕动。然而实在的,我们身为‘少数民族’,占30百分比人口的‘少数’,就是如此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,不断地容忍暴力的切割。

一切从70年代开始吗?那个正义凛然的国家民主主义,团结在同一个标准之下。请(或逼)大家上船来,别被落下了。挤不上是咎由自取。

游戏规则由谁来定?‘统一’居然是披着羊皮的狼。

或者,连羊皮也不需披,就光明正大的撕咬,也没什么的。因为是羊嘛,温顺乃本性。不粗暴怎么把羊群赶进圈子?四散的羊群能统一吗?能进步茂盛吗?

参加一个交换生家庭的开斋节门户开放之后,我们还有下两家穆斯林的约。长豆弟弟问道,那么再来就轮到我们办门户开放,邀请其他交换生和家人来吃喝了吗?

我不置可否,我没有如此开放门户的经验,邀请穆斯林朋友上门来吃。上门聚聚不是问题,问题在吃喝。其实只要把宴席外包就解决问题,当然外包的公司必须是清真的。我又想,家里的盘盘婉婉杯子汤匙锅子洗碗剂,全暂时搁置,如此隔膜,倒不如在外头请客,何必在家里办宴会。

是什么让我和穆斯林相识无法随和自在地家里共餐呢?六十年代时没有问题。华人过年时候,母亲煮年糕,念叨没煮多点,不够分给马来朋友,他们多爱吃呀。自从国家民族主义抬头 what a brilliant idea!)之后,分界逐渐形成,问题越来越大,大到扯裂整个国家。

恐怖的是,清真或Suci挟持制度,假‘互相尊敬’之名,蹂躏多元,践踏少数。怎有时谁就该尊敬,谁又不用被尊敬了。

或者有些人认为,问题出在像我之类的人--为什么你们不能像大部分人一样清真?你们不吃猪肉不就没事了?你们穿马来装,不要露这里露那里,不就不用设立各种告示牌了?这里是马来西亚,不是西方国家,不是中国,更不是印度。哪里活就照哪里的规矩呗---就是尊重‘国情’。

人意如蝼蚁。

在南方大学听过一个讲座,主讲人给听众看照片,七十年代时候的国家伊斯兰事务处,原本只是一间房间。现已非同小哥,犹如一座座宫殿,各地矗立。意义重大。这都是当局政府建的,回教党或不,没有直接关系。

抱歉乃非不得已,疮疤如此明显,粉饰太平何以长久。迟早长豆也会满腹疑团,然后心领神会。

小吴哥里,本来是兴度教的神祗,被切掉了首级,换上菩萨的脸,继续供信徒膜拜。我不知道,由此举动神就变了吗?还是人类从来就一直不变的,愚蠢。

Comments

  1. 想起John Lennon的歌《imagine》。。。

    不管是任何宗教或种族,都有自满的问题,想象一下我们大家都是人。。。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maileng-maileng.blogspot.comAugust 23, 2013 at 11:45 PM

      想起这首歌我就笑。宗教信仰特别顽固的, 听来岂不是大逆么?
      不就是共产党么?
      呵呵。

      Delete
  2. Replies
    1. maileng-maileng.blogspot.comAugust 23, 2013 at 11:46 PM

      很悲哀, 但事实。

      Delete

Post a Comment

有话您说,我听着: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网络课和同学

原来像桃姐

巴厘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