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在伦敦


我弟有张得意的照片,他咸丰年前去巴黎时,在木椅上坐着啃一块长面包。天气冷,他穿风衣,法国面包夹馅,是欧洲很普通的便利食品,随街有卖,价钱不高,大约二到三镑(或欧元)。

照片拍得蛮好的, 那时他头发还齐全,人也青涩。巴黎的味道就在嘴边,扬起的衣摆,凉风呼呼。我记得详细,因为他把照片框了,摆在母亲客厅的厨上,我每年回家拜年就躲不开。

欧洲做的面包当然是好吃的,肯定比这里好。皮酥肉软,一口咬下去, 碎片四射。牛油也是非常足味,没有欺场(养牛传统嘛!)。连三文治,也是欧洲人发明的,做得五花八门,异军突起,无需质疑。

问题只是想省钱。

如果不入店里舒服坐在温暖的桌边,饮杯热咖啡可可或英国茶,而是从摊贩处抓只面包夹薄肉片,站在Tesco橱窗前避雨,啃的面包早已经凉了,变得如木棍,肉片淡淡不够咸,香菜味道还行,一根法国面包两人分食也太多。

满脑只想有杯热腾腾的咖啡加奶, 用沸点水冲泡,将面包撕块沾着吃。届时十分后悔没有随身带上暖水瓶,早该从客房里冲好咖啡带出来。还有,牛油方便包。若能来碗蘑菇浓汤更棒。

站在街边如此大阵状,恐怕要惹人笑话。我已久立Tesco前,雨停了,面包永远吃不完。

《憨豆先生》有个经典,拍他在公园午餐,带了面包三文治。他不买现成的,而是当场制作新鲜馅料,脱下自己脚上的袜子绞碎香菜。我神往之,这叫innovative thinking。

在剑桥里的午餐,广场上的露天市场里,从面包摊买的2镑披萨,淡而无味,分量倒是很大。

奇怪在国外街上很少感觉非常饿,有时一块奶油饼已经足够。特别是货币比我们强的国家,光看不买,自动调节饱足感。花了五倍的价钱,如果味道不过尔尔,特别不甘心。要吃得更精致,则可望不可及。

诺丁丘Portobello市场卖的北非裔食品,鸡腿肥美,香喷喷,大盘大火痛快地煎。至少7镑以上,那就等于一只鸡腿35元马币。


我进去Harrods百货,入门就是奢侈品柜台,起念R夫人来过吗?来的时候会清场吗?停在食品冰橱柜,色彩缤纷的饮料和点心,十分诱人。一瓶天然果汁4镑多,酸奶3镑多,夹心土司4-5镑。我不能让一百元马币瞬间灰飞烟灭。含泪吸果汁想象夫人签帐的气派吗?


Harrods号称是伦敦最高级的百货商店。名牌珠宝店门口由西装笔挺的超级帅哥迎接,我路过时偷偷瞅一眼,像摩纳哥赌馆附近的精品店。噢不,摩纳哥的由比较老的大叔站岗(一丝不苟),有些是高头马大的非裔壮男。英国哥哥当然养眼多了。

每个部门都是人挤人,多是游客,这里是伦敦的签到处。当然很多人都提着Harrods纸袋离开,带着一股神气。同时外头正声嘶力竭地呐喊,三四人在抗议皮草买卖。我学着大家避而不视,因为刚从Portobello街市买了一个皮书包,真皮,臭熏熏,制工粗糙,省了某段处理,因而物庸价廉。

把飞机提供的面包牛油收起来,作为其中一天的午餐。其实我很爱面包,沾牛油吃,简单又香。

我的旅行至今多数没跟美食交集,看机缘。曾经路过意大利边界喝了非常甜美的latte;在成都街边小杂货铺搜到唯一的一份土司夹美滋奶,换算马币3-4元,不便宜。当夜抱膝坐在房间地毯上,小口小口咬这片面包,在那儿第一次碰到真正的乳香味,十分感动。

在雅典吃海鲜,他人赞得比天高,我却让酸死人的腥味继续美美地躺在盘里。其实是思念家国食物的味道。或是我不够勇气尝试,不够开放去适应。或是陋习难改,乡巴落伍。

见施乐遥之前,在伦敦唐人街标明大马食物的食阁买一份炒面,加两种菜肴,和一罐七喜,7镑。没错是马来西亚style的炒面、炒饭、咕噜肉、花椰菜、番茄 汁肉扒等,就像杂菜饭的款式。柜台服务是洋小子,没回应我们的热情。告诉他你来自马来西亚又如何?他只是打一份工。我们坐得够久,看见厨师出来弄点事,身材 练过,根本没有大马人的气质,像韩裔。所以面的味道有点陌生。坐得实在够久,发现原来上门买食的不少是洋人上班族。吃米饭才填满胃,不对么?

施乐遥在星巴克请喝茶。本打歪主意,千山万里飞来了,想拗她请晚饭,就近唐人街的烧鸭饭。找不到缝儿开口,不然可能害她下半个月只啃三文治,那我的印象肯定常驻她脑中。

常常在市场看到这种巨无霸,很丰盈的样子。每个2-3镑,或者比三文治更易入口。

在诺丁丘Portobello市场,走到民生那条街,经过一个水果贩,摊主跟顾客吵。女老板硬硬把两盒草莓塞进顾客的原子袋,顾客抗议,女老板嚷:“你已经摸过这些果子,就得买下!”顾客是华妇。瞧在我眼里,煞是有趣。

草莓价格不高,一盒只卖1-2镑,大约十来颗,这里来说超值的了,只不知甜不甜。因为我们买的是青葡萄,不甜,吃不完带到机场时扔了。

旅游笔记写的多是美食,这篇是记实录。

照这番克制,凭良心讲,我这个妻子,算好养的了,夫复何求?

Comments

  1. Hi ML, are you still in London now?

    PL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Came back last Sunday. BTW do I know you, PL?

      Delete
  2. 呵呵~~~~~M姨在使女人特有的心计~~~~~整篇博文至为关键的重点是~~~~~~警戒姨丈不可去搞小三,不然千万身家就会被吸干~~~~~~姨丈再回头,M姨也不要咯~~~~~~

    ~~~~阿包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都是承蒙阿包数年来的指导,我学会了心计。谢阿包。

      Delete
  3. 千万身家?绰绰有余,不必太克制,应该养得起。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兄是鼓励成立一支足球队,最老的当教练吗?

      Delete
  4. Hi ML, no we never met but I've reading your blog for a while :-). So thought if you are still around London while I'm in town, and if my husband can help with childcare, then probably can meet you for a coffee? Never mind next time may be. ^_^ PL

    ReplyDelete

Post a Comment

有话您说,我听着: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网络课和同学

原来像桃姐

巴厘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