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年半后

重逢沙门菌人S。从前与哈比人研究年少时的照片。http://maileng-maileng.blogspot.com/2010/12/s.html

隔了两年半,居然丝毫没变。依旧孤形单影,依旧深色毛衣黑夹克,左耳垂挂只金耳环。难道他就不能像伦敦一般的上班族,大衣套装和闪亮的漆皮鞋?

S看起来越像温暖的老旧沙发,在冷天里特别怀念。
现在研究地图。(吓,我总是在他们的右边。)

他之前在剑桥大学上过班,这次刚好问一问他关于游览剑桥。他说下了火车,可以一路步行。可他忘了主要街道的名称,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想不起,曾经呆过几年呢。

今年他要动几个手术,除了心脏血管,先天性容易阻塞,需要动刀;还有脊椎上长了颗瘤,也得开刀。孤家寡人的,今年是难过的年。

不过伦敦医院的设备非常好,医生也是顶尖的。S很庆幸。社会福利还是符合所纳的税。

我家哈比人想问他,刚刚有没回来投票,或是有没起过念头,结果没问出口。

我姐的大儿子澳洲生物系毕业,想往研究发展,我问S英国的机会如何。S说政府没钱了,没什么奖学金,不像他来的时候,有很多机会。而且现在非常多高学历毕业生在干低阶工作,甚至当起实验室技师,over qualified。工作难找,薪水也不太好。

(酒店里碰到一个讲我听不懂的英语的年轻白人卫生员,东欧来的吧?)

心想英国消费好高,实在心惊胆跳。赶趟地铁最少就2.1镑,至少通勤一项已得花多少钱啊?

那么该往那里去找机会?

S说:“中国、印度、新加坡,我的好多同事已经转移阵地了,甚至去了中东,那边付的待遇可厉害了。”

Comments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网络课和同学

原来像桃姐

巴厘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