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厕所II

这个厕所是人字边,侧边的一室。不过是临时的、没墙的、连坚固的‘厂’意也没有的,反而需要很多人性情感的,你就relax一点啦。


有次去听某位血管科专家讲座,他讲的题目是肛门痔疮。席上有位观众问了:“蹲着和坐着大解,哪一个比较容易造成痔疮?”

用膝盖认真想一下也知道,肯定是蹲着。因为血液回流、向下冲力之类的缘故。

我爹常年有便袐和痔疮问题,跟母亲住在大哥家时,母亲念了数十年:“整天蹲恭房,时间耗在茅厕里。”他有时需要排上一个下午,烧完几根烟,读完整份报。我们要用厕所,他就先暂停,穿上裤子走出来,我们用了他再继续蹲。

这样子,大约是没什么生产效率。并且害他不爱出门,只怕在外头动不动需找厕所麻烦。

搬来我家住上几年,我发现父亲花在厕所的时间减少了。因为我们没有蹲坑,全是坐式马桶,开始我担心父亲不习惯,然而过了一阵他就适应了,而且少了因为如厕问题的医药需要。刚开始带他出国旅行时,我很担心他会闹着找厕所,结果还好,他可以等到晚饭后,回酒店才从容不迫地处理。

便袐的人,蹲在厕所太久了,双脚缺血麻痹,可能站不起来而跌倒。

坐式马桶的可爱就在这里,甚至可以带笔电进去玩。杨恒均在《黑眼睛看世界---一个民主小贩眼里的世界》有篇写《马桶上的政治》,他大学时期与抽水马桶一见钟情,誓言将与这个东西白头偕老。

如杨恒均写的,问题出在‘公用’。

有一次我乘长途快车回家,半路停在一间马来饭馆。我去上洗手间,看到整排数个马桶,啼笑皆非。本来是坐式便器,硬是用水泥封高起来,变成蹲坑,得踩几个台阶上去蹲。我不禁猜测,一是店主订单出错了,或这种马桶刚好有折扣,二是,崭新马桶用没几天,座圈坎上鞋印,店主干脆想出这样牛的方法来。

最近去九寨沟,是大陆一级的旅游景点,管理严格,设施很好,隔一两公里就有公厕,不用投币。而且坐式马桶非常先进,间隔里清清楚楚写着电动马桶,座圈包着蓝色薄塑料布。用了厕所一抬起臀部,控管红外线灯马上察觉,自动把一段蓝色胶布往马桶洞里拉,所以每一位客人离开时,座圈的垫布是新的,达到了卫生的目的。

厕纸完了工人没来得及补给,冬天水管结冰没自来水,也不会太糟。天冷尿频,我上得蛮开心的。

不过百密一疏。有一回没发现厕所无电流,所以蓝色塑料布不会自动转换。出了门,我心里升起无数疙瘩。暂且不管,当天晚饭后,回到房里,在浴缸放了满满的热水,进去泡至少半小时,不理司机的劝告:“防高原反应和感冒肺炎,在高地不要洗澡。”

想起在上山半路羌寨午饭时,用的蹲式厕所,脚下就是一道长长的沟,三夹板隔成十间,有门,隔间也够高,看不见隔壁,沟渠一头滚着源源不断的自来水(溶解的山溪水),不断把污秽冲走。这样的厕所反而实在。清洁工人也省功夫。没准污水收集了,浇到田里去。

说到公厕的废物利用,我第一次到北京,在长城去非常原始的公厕(那是九十年代),大约就如上段所提,不过臭味是百倍。方从厕所出来拐个弯,见到一个老农民憨憨地冲着我笑,手里抓着一只铲子。当时我吓着了,女厕欸!里面的隔间只到腰也罢了,男的也随便靠近,蹲坑的洞还蛮大的,下边就斜斜通到集合大沟,可以感觉风吹上来。不过刚开放不久,我相信大陆农民还是纯朴的。

这次在成都郊外一间农家乐饭馆吃午餐,饭馆周遭全是绿油油的青菜田,赏心悦目。它的公厕就如九十年代的长城,间隔矮,有四面墙但没门,远远可以瞅到司机在聊天。便器里的黄金冲不走,大约是等着撒到田里的。

几年前去泗水Bromo火山,半途借用马来村民厕所,大约就这个水平。年轻的农妇,三更半夜引我去她家的茅厕,就一个水泥蓄水池边一道沟。冰冷的水和农妇的脸一样惨绿,我语气一硬,她马上把价钱减半。城里的人实在跩,不过几个零钱。

九寨沟下山路经的小西天的公厕,墙是帆布的,男厕的门帘倒是漂亮。

臭味、脏样姑且不说了,在简朴的农民社会里,厕所是一个资源收集站。倒也符合环保再循环。高级的厕所,和当地的基本设施紧密相系,即政府的工作,有没有做好。能到那个水准,则也看该地西化(或文明、或富裕)的程度到哪里。

下次有幸路过甘肃去青海,或西藏,途上矮墙、沟渠全无,有的仅是蓝天白云了。

Comments

  1. 去中国就担心那种公开式厕所,上次碰到一次,所幸那时没有其他人,赶快一鼓作气搞定离开。

    江南一带还好吧?年尾将去走一圈呢!

    是的,maileng姨,
    我……要……去……找……我……的……小……桥……流……水……了~!
    (大声喊~~)
    记得答应过有去会让你知道的……
    可是我先生好像说不打算去周庄呢……他说那是游客区,他说倒不如去西塘?乌镇?比较好。

    *前两天对你喊过了,不过回复好像不见了。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没有足够遮拦,好像很没有安全感。其实,紧急时候,我们又能够接受。以后讲。

      嘿哟,小桥真的要去访小桥流水人家了,拍拍手!
      会听我的建议吗?穿件高领唐装半衣,在桥边留倩影。
      归来后,一定回味无穷。

      Delete
  2. 高领唐装……我脖子短,穿起来会不会像番薯?
    十二月,还真担心受不了冷天气。可是又想看雪景呢!
    人生充满矛盾啊!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那至少穿棉袄?大红大红,秋菊打官司?

      Delete

Post a Comment

有话您说,我听着: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网络课和同学

原来像桃姐

身份问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