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子回头

我回家,陪姐姐去看歌舞剧。

天啊,难得碰上的机会。从来,西海岸搞的舞台剧,没几个愿意来这里,没有市场呗,很难卖票。最低38元的票价,我的乡亲父老嫌太贵。

从前的从前,我和一班莽撞少年搞舞台表演的时候,票是怎么卖出去的?都是社团长辈们默默支持的,免费派票,填满观众席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这里的观众还是没有进步哦。

越没有作品来,越培养不起观众,本土的文化土壤,旧雨老去了,新知还未抽芽。

取自Sin Chew Daily

这是汉制作的音乐剧《地藏》。导演是演而优则导的杨伟汉,还有从英国回流的舞蹈家罗碧芳挎刀相助。杨伟汉不仅当导演,还写歌编曲,加上郑泽相操刀,歌曲非常动听有魅力。

八十年代的时候,罗碧芳是领导我国艺术舞蹈潮流的佼佼者。这次回来,年龄资历厚厚一叠,她想做关于生与死的作品。

顾名思义,《地藏》是关于地藏王菩萨的故事。却也不算是直接描述佛教菩萨,而是一个义工,一个义工的母亲,和一个死刑犯的故事。

故事浅显动人,舞台呈现简略明了。三个主唱功力不菲,气场灌满舞台。

不仅主演杜君宁是瓜登人,其中一个舞蹈员叶仕翊也是登州的孩子。他们出去学了艺,回家酬劳同乡,显得特别有意义。

作品是上乘的。还有一点,我眼尖留意到了。

戏一开始,字幕打出来,是诸位赞助人的名单。我看到一个名字,问身边的姐姐:“那不是你的同学吗?”

我姐从小学到中学的同学。我念初中时见过他。排球王子,当年他在校里,有钱有貌,风流倜傥,身边的人如众星拱月。

然而,毕业后,不知怎的人就坏了,玩过头了。

我最后听到的消息是,他贩毒被逮着了,他是海岛夜店毒品的主要供应商,生意太大,逮到了只有死刑。后来没死,家里用钱铺路,找到苏丹撤免死罪,并且不需赴牢狱,只是被贬到他州,不准再回来。

今后他留在吉隆坡生存。昔日的纨绔子弟,鬼门关走一趟,后来有没有幡然觉醒?我不知道。

《地藏》讲一个误入歧途的富家青年阿成,误识损友,吸毒淫盗杀人,锒铛入狱,家人断绝关系。他在狱中认识了义工,信佛,忏悔,可最后仍难逃绞台。

舞台上的业力如山,自食其果,恶有恶报,没有例外,没有他因而可以逃脱。

戏终,请顾问---悟慧法师讲戏。唠唠叨叨之中,我分明听到一段,法师不苟近代许多劳师动众,为囚犯请求统治者撤免死刑的社会活动。(特别多是毒贩,有父亲天天去下跪之辈的。)

难道法师赞同杀人?不是的,他讲究的是因果循环,自作自受。

法师知不知道这场表演其一赞助人的故事?人应该是瓜登佛教会找来的。佛教会接触他,有什么意义吗?

姐姐说,几年前母校大办校友宴会,那人有出席。形同枯槁,重病。听说后来他做了很多善事,做功德,人就慢慢痊愈了。

好像是有意义的。

取自DPAC

Comments

  1. 哈哈!给我八到浪子回头的故事,有机会要打听“那个人”。。。

    ReplyDelete
  2. 他有那么出名吗?那边也听说了?

    ReplyDelete
  3. 没听说,见到你那边的熟人我再八卦一下。

    ReplyDelete

Post a Comment

有话您说,我听着: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网络课和同学

原来像桃姐

巴厘岛